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第二天,虽然,觉得自己有点浑浑噩噩,可是原计划的商务谈判,还是很顺利的达成了。晚上,庆功宴,灯火辉煌,杯觥交错,气氛十分的热闹,而我却只觉得寂寞。“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”。酒宴结束后,我就和客户及我的那帮子得力助手告别,不想去加入他们的继续happy。薇薇,每一夜,我总想要梦到快乐的你,只有那样,我才能坚持着,忍耐着,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。薇薇,一年半过去了,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新的爱情和幸福?是不是已经放下了属于我们的回忆呢?可是,我却始终放不下,无力地守着这一屋子的美好记忆。薇薇,其实,在你走后,我一直是害怕的。每一天,清醒的我,都会告诉自己,让你不再爱我是对的,可是,每一夜,在梦中,看着你转身离开时,我却总是控制不住把你追回来,紧紧地抱着你,告诉你在现实中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事。薇薇,我很没用,既无法争取,也学不会忘记,可是,我真的想你,真的很想你,没有任何办法把你忘记……”贤之的字迹,越到最后,越是潦草零落,而我抖颤的手,已经虚软地再也捧不住那让我的心不停坠落的重量。我甚至不敢再翻看日记本中的其他内容,今夜,我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的真相了。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​‍

☆薇薇(泪眼朦胧地回眸相对):坐在“小南国”里,看着早已备好的菜肴,我笑着说,“Kelly,我还以为你这个爱吃辣的川妹子,会要章伟订‘俏江南’的位子呐。”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我静静地听着,等到她们追问我是如何认识他们时,我笑笑,简单地回答,以前是一个大学的,这次回上海的工作任务,又有了些接触。她们还想追问更多八卦时,后面的来宾又来了,总算放了我一马。一忙碌,贤之和王轻云,很快就被我抛于脑后了。池华是和范恋薇一起来了。白色的休闲西装,穿在池华身上,愣是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潇洒和优雅。而范恋薇一身大红色晚礼服,而神情却依旧是冷冷地,傲傲地,一点都不热烈,只是对着我点头示意,再无其他表示。献花给他们时,池华偷偷塞给我一张纸条,我疑惑望他,而他竟只是一本正经地对我道谢,不过,眼中的笑意却毫无隐藏。等他走后,我抽空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: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Vevay,等宴会开始后,你的工作可以休息时,我们在花园见。今天,我们可以完成在N市没实现的快乐事了。PS,不发短信,只传纸条,有没有让你想起高中时代的纯情?我想你,Vevay!”我会心一笑,心中甜蜜蜜,知道他所指的“在N市没实现的快乐事”是在月光下跳舞。想起上次和他重游高中的情景,不禁又是一阵开怀。我将纸条细心的收入随身小包内,就像收藏了一份珍贵的情意。没一会,Lisa和一个我不认识的高个中年男子,面色紧张地匆匆而来,把我叫到一旁。Lisa简短介绍说,那个男子是“新加坡节”主办方的领导,然后,就直截了当地说明情况,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茹茹送我到酒店门口,互道晚安,离去。想到自己即将要搬入梦想的房子,即使那不是我的,我依然不自觉地心情愉快着。打开房间内的电视机,随意地切换了几个频道,觉得没什么好看地,就起身去盥洗室洗澡,在里面磨蹭了很久。我们依然在呢喃着,笑闹着。“Vevay,那你要送我什么生日礼物呢?……”“不告诉你,我也要给你个惊喜……”“嗯,我会好好期待的,vevay的惊喜,希望分量足够哦……”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***************车子沿着来时的路,飞驰而回,而我,却已经找不到原来的心情。我背对着池华,侧躺在放倒的座椅上,睁着无神的双眼,瞪着窗外的迷离。夜色渐渐稀薄,天际隐约亮出薄暮之光,这一夜,终于要从黑夜走向白昼,而我的世界,却似乎失去了日夜交替,徒然留下整片的黑暗。剧烈地心痛,伴着隐隐地胃疼和头晕,让我不由地瑟缩蜷身,微微颤抖,盖在身上的薄毯轻轻地向下滑落了几分,我不想去顾及那滑落的薄毯,而有人很快就为我代劳了,动作轻柔地为我拉上薄毯,盖个严实,温暖的大手,又在我的额头停留片刻,出声相询,“Vevay,是不是很不舒服?你的额头还是有些烫。”我依然背对池华,轻轻地摇摇头,默不做声。然后,我听到池华打了通电话,简单明了地吩咐着对方,报上地址,请他们送吃的到家。黑暗可以掩去色彩,掩去光芒,却无法阻止声音的流淌,听着池华低沉的声音,我只觉得心中空落落,脑内白茫茫。我不敢转身,不敢回头,似乎只要一个转身,一个回头,我就会变成神话传说中的冥府弹琴人奥路菲,抗拒不了周围一切幻灭的命运。我只能拼命忍耐,一遍遍在心中无意识地低喃着,一个个零落散乱,毫无意义的字眼。*沉默地回到家,没过多久,就有人按响门铃,送上外卖。虽然没有胃口,但是从昨晚到今晨,一场变故,一场纷乱,让我几乎没有吃上什么东西,此时的饥饿感,还是让我慢慢地喝起面前那碗热腾腾的粥。我低着头,白色的磁勺轻轻地搅动浓稠的粥,冒出来的热气慢慢氤虚我的眼眶。有情饮水饱,小小的一碗粥,其间的情意,我也明白地一清二楚。模糊地想起,锦江饭店里,病中的我,喝着鸡丝粥,听着你说,要我去相信如空气般的爱情;

编辑:
返回顶部